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如何开拓用户增长,提高用户粘性?

2021年05月10日 10:54

7月底,《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在中国互联网大会上发布,根据报告数据显示,我国互联网网民基数不断扩大,截止至2019年底,移动互联网网民规模已有13.19亿。交易发展趋势良好,成交额也非常可观,电子商务交易规模达34.81亿元,网络支付交易额更是高大249.88万亿元……

如今,下沉市场用户的争夺战已经结束,分析此次下沉市场的最大受益者:拼多多、今日头条、快手、抖音等,不难发现他们的共同点,那就是都拥有自己的自有平台:App软件、小程序和网站等。


他们以独特的分享经济发展用户,深挖下沉市场的庞大人口基数,增加用户粘性,瓜分电商这块巨型蛋糕。主流媒体的智慧化必然离不开自有平台的打造、应用,否则没有连接自有资源和用户的工具,何谈数据沉淀、打造数字资产?

要搞好基础建设,定制化更能符合企业发展,可以深入挖掘产品价值,为企业赋能,把企业产品以平台方式品牌化、规模化、精细化,进而深入市场,吸引用户。


同时,除了定制化,多样化的基础设施更贴合用户需求。

网民基数现在已成规模,需求自然不会消失,只会根据时间推移不断变化。下沉市场已被瓜分,互联网市场的终场之战才刚刚开始。正处在快速发展时期的大企业,仍然具有非常可观的一批可发展用户。但想要开展用户增长,提高用户粘性,就必须建造一个满足用户多样化需求的互联网基础设施。

在创建满足市场的平台,要要定制化、多样化的情况下,对于开发经营团队也要相对应提出长期、专业、经验丰富的需求,发展中的企业经验不足,很难有这样专业的技术团队,这时就可以进行项目外包,在选择外包开发团队上也不能马虎。

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团队具有丰富的开发经验,熟知用户市场碎片化需求,根据市场动向,进行平台的更新,帮助企业创建更有利于新服务规模化快速落地的网络平台,满足互联网用户多元化需求。




相关推荐

租客网:血泪的教训告诉大家:畅谈梦想也别忘了规划!

知道魔都生活不易却还是会被这光怪陆离的城市吸引来上海前以为能租一室一厅,实际上只够租个厅买房是不可能买房的,不仅仅是因为没钱在上海想买房,只有积分落户后结婚才可以所以在上海租房是逃不掉的话题为了让有梦想的青年少走弯路租客网总结了追梦者们的经验一起来参考一下吧刚来上海,挤不上地铁,电瓶车才是并肩作战的伙伴。异地打拼,有人陪伴,多苦都觉得开心。血泪的教训告诉大家:畅谈梦想也别忘了规划。社会比人更现实,上海是座五彩斑斓的城市,也是残酷的魔都,但仍有梦想为伍。在这里漂泊的女生不是女强人,也不是虚荣,请不要对她们加以苛责,摧毁唯一支撑她们的念想。大家都想在上海,收获更多。即使是男生也会被繁华的都市吸引,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只为停留在这里。麻木的最后,只剩下金钱做动力。别担心,你不是一个人,我们大家都会过得更好的,不后悔当初来到这里的决定。如果实在坚持不下去,就放弃吧,努力过就好,还是快乐更重要。回头看看过去的心酸,现在已经能够放松心态,对要来到这里的人说上一句:加油吧,异乡人。虽然很累,但是我们依然在努力体面的生活。苦中作乐,笑对挫折,大概是新一批年轻人的真实写照。在上海待久了,就知道:上海的有钱人,都住在新天地、虹桥、古北、碧云、北外滩、青浦、联洋这几个地区。最出名的小区是汤臣一品,一套8000万,一个月电费2000,车位70万。最古老的房子是法租界老洋房,一不小心可能就碰到国家一级文物。最瘦的楼房是纸片楼,最窄的地方只有20厘米。租房特别容易遇到二房东和黑心中介。租客网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些实用建议:1、一定要亲自看一眼小区环境;2、要谨慎房租价格低于市场的,可能来自二房东;3、不要轻易泄露联系方式,否则可能接受到中介的电话轰炸;4、合租人一定要找好,否则你将经历房屋天天有人来看房的痛苦;5、当然合租人也不能随便找,性格处不来会非常后悔,租客网上有很多优秀室友。因为被北外滩的夜景吸睛独自一人或者与朋友一同来到这里租了一间房,也许不足10平米有期待有泪水有迷茫有挣扎有梦想有柴米油盐酱醋茶也有对人间烟火的渴望最终在北外滩上明白最初的我原来是以为这些来到上海在上海租房就是一场从憧憬到失望,到失望,最后却还是与这座城市握手言和的过程。

2020年10月27日 10:18

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

扎克伯格最近在忙什么?5月19日,扎克伯格的一条Facebook动态透露了他最近的动向,官宣FacebookShops上线。这意味着,由他一手建立的庞大社交帝国开始拓展边界——做电商。“许多小型企业正在线上化,以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当人们被告知待在家里,正是实体店的艰难时刻。过去几个月,我和我们的团队每天都在推进FacebookShops,加速将其提供给需要使用这一工具的小企业。”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Shops是一套免费、完整的电商工具。开通FacebookShops,可以让小企业在Facebook、Instagram以及接下来Messenger、WhatsApp上拥有自己的线上店铺。企业可以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建立店铺形象,也可以用Messenger和WhatsApp和用户聊天。既可以采买Facebook的广告吸引新客户,还可以使用FacebookShops来建⽴完整的电商体验。FacebookShops在疫情背景下推出,却不仅仅是为了应对疫情而紧急上线的电商工具。在关于FacebookShops的诸多细节里我们发现,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社交巨头的转身中国消费者对电商工具并不陌生,即使它出现在非传统意义上的电商平台上。比如基因是即时通讯工具的微信小程序电商,又如基因是短视频的抖音小店。FacebookShops也是类似的逻辑,尤其是在网红内容生态更成熟、离交易更近的Instagram上。扎克伯格表示,将在Instagram开放一个专门的购物标签,并在发现页(Explore)中新增一个购物入口。扎克伯格用“免费、易用”来描述这一电商工具,它适用于正在或者正准备经营一家小店的企业或个人。但它的功能也可以变得复杂,这取决于经营者的需求,可以将客户管理等功能集成到店铺中来。后者是通过第三方合作伙伴来完成的,扎克伯格找来了一长串开放生态合作企业名单:Shopify,BigCommerce,WooCommerce,ChannelAdvisor,CedCommerce,Cafe24,TiendaNube,Feedonomics。除了更明显的入口、更完善的开放生态,Facebook电商最重要的特点是AI。正如扎克伯格一直强调的,“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体公司”,Facebook电商由AI驱动,无论是在搜索、排序还是个性化推荐引擎上。AI对于购买转化的有效性,亚马逊可以作为一个参照。据麦肯锡估算,将AI应用于消费者购物查询的亚马逊,其AI推荐引擎为其带来了35%的销售额。科技媒体Venturebeat在文章《FacebookdetailstheAIbehinditsshoppingexperience》中详细描述了Facebook购物体验背后的AI细节。简单来说,通过AI对图像进行细分、识别和分类,判断产品应该出现的位置并提供购买建议。其中,系统“GrokNet”已经完成35亿图片以及1.7万个标签的训练,以适应卖家实际图片的各种“刁钻角度”。它还抽样了不同体型、肤色、地理位置、社会经济阶层,以使得不同国家、语言、年龄、文化等尽可能具有包容性。作为灰度测试的一部分,当商家在Facebook上传照片时,GrokNet会试图标记产品。此外,Facebook在今年2月推出的3D照片工具,可以在2D视频中创建3D视图,即使这些产品出现在过亮或者过暗的视野中。除了3D技术以外,Facebook还想通过AR平台,用户可以虚拟试戴太阳镜,试色⼝红、彩妆或体验家具;还有Fashion++,结合语义理解、个性化推荐提供时尚搭配建议。扎克伯格认为,“这些叠加在⼀起就构成了相当强⼤的功能。”但实际上,在不同的阶段,有一些功能是很鸡肋的。比如虚拟试穿无法代替线下体验,以及在不断地获取用户反馈来调整数据模型之前,“千人千面”的实际用户体验并不会太理想。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在推荐引擎上的布局。一方面是平台基于大数据的算法推荐,另一方面,作为社交平台的Facebook计划将“朋友的推荐”纳入到推荐逻辑中来,和平台推荐互为补充。反观国内社交巨头微信和字节跳动产品抖音,前者以社交推荐见长,后者以算法推荐见长,但二者都没有在算法及社交推荐中找到平衡点。无论是从技术成熟度还是社交基因上来说,Facebook更有机会做到这一点。不仅是电商,扎克伯格表示不久后还将上线直播电商,为用户提供实时的购物体验。不得不拓展的边界Facebook做电商有两个大背景:一是来自新一代社交产品的冲击,二是来自新对手TikTok对广告市场的分食。扎克伯格并未低估来自TikTok的威胁,并复刻了同款短视频AppLasso作出回应。Lasso的计划是,先抢占TikTok渗透率低的市场,再扩展至TikTok已经获得高增长的成熟市场。但从结果上来看,Lasso并未达到阻击效果: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10月,Lasso下载量仅42.5万次,同时期TikTok下载量为6.4亿次。这或许与扎克伯格对TikTok的错误预判有关。在2019年7月Facebook的一次全体会议中,扎克伯格表达了对TikTok的看法,“这几乎就像是我们在Instagram上的发现页(ExploreTab)一样。”他同时表示,“TikTok正在增长,但花了很多钱来推广,而一旦停止推广,留存率并没有那么好。”但实际上,TikTok和InstagramExplore频道在内容调性、生产机制上有很大分别。Instagram是生活微小片段的记录,整体氛围倾向于“呈现美的(showsomethingpretty)”;而TikTok短视频内容中的一个大类是泛娱乐,不一定是原创,也可以是二次创作。另一方面,TikTok背后是字节跳动强大的推荐算法,这让它比看上去更加难以复制。就在Facebook宣布上线FacebookShops的同一天,字节跳动宣布任命前迪⼠尼⾼级副总裁凯⽂·梅耶尔(KevinMayer)为字节跳动⾸席运营官兼TikTok全球⾸席执⾏官。梅耶尔将负责TikTok、Helo、⾳乐、游戏等业务,眼前的目标是纾解TikTok的监管压力以及完成商业化预期,长期来看,他还将帮助字节跳动扩张海外产品版图。作为一家短视频内容媒体,TikTok当前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广告,它在海外市场的增长与Facebook一样,都是在竞争广告主的预算。至于电商的可能性,国内抖音已经提供了一个范本,推出抖音小店,并在直播电商上与快手展开较量。当下国内直播电商格局我们已有多次分析,2019年直播电商4000亿规模,淘宝2000亿居于第一,快手1000亿居于第二,抖音排在第三。近期,抖音小店增长快速,而快手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直播带货无需跳转。抖音、快手、淘宝三者之间的平衡、博弈、试探,又增加了新的变数。除了TikTok对广告市场的抢夺,Facebook和微信一样,还面临着层不出穷的年轻、垂直社交软件对核心用户的分流。去年夏天,Facebook成立NPE(NewProductExperimentation)小组,这个新产品试验小组的核心人物,就是从0到1创造新产品。作为Facebook内部的“App工厂”,由NPE小组推出的社交软件已有5个,分别是校园社交应用Bump和Aux,表情包制作应用Whale,类Pinterest的图片社交应用Hobbi,以及情侣私密聊天应用Tuned。目前还没有看到NPE小组的“爆款”产品。Facebook方面曾在公开渠道表示,一个小团队有快速的反应机制,如果测试下来对用户没有效果,他们将快速关闭这项应用。快速迭代、快速试错,同时和主品牌分离,试图避免给外界留下一个“Facebook社交创新屡屡失败”的印象。近日,反倒是来自创业团队的Clubhouse火了一波,该产品被视为“音频版Twitter”,内测用户仅5000人,估值已达1亿美元。NPE小组的创新力对Facebook尤其重要,它要帮Facebook抓住下一代的年轻人以及不断细分的用户圈层。Facebook边界的拓展也不止于电商,也是在今年5月,Facebook推出了对标Zoom的视频会议工具MessengerRooms。社交、内容(图片、短视频、直播)、电商、toB工具,Facebook生态变得越来越多元。一方面,成熟App需要继续扩大用户基数,在国际市场获得增长;另一方面,对TikTok、Clubhouse们的阻击,抓住新兴市场的机会,需要更加行之有效的策略。

2020年05月29日 11:10

越南收下台湾30万个口罩反手捐给欧洲55万个

【文/观察者网熊超然】本月1日,台湾地区民进党当局宣布捐1000万个口罩给美国、欧盟等疫情严重地区的医疗人员。7日,又再度宣布向新加坡等所谓“新南向国家”捐赠100万个口罩。然而,捐口罩的过程中,却始终风波不断。为外捐口罩,民进党当局甚至宣传“电锅蒸口罩”,劝导民众重复使用,“行政院长”苏贞昌还称“省吃俭用帮忙有困难的人才是高贵的情操”。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在11日评论台湾捐赠新加坡口罩的新闻时所发出的“Errrr...”,更是引发两地网友的激烈论战。日前,民进党当局捐给另一个“新南向国家”越南30万个口罩,而越南却在本月初捐给其他各国超过百万个口罩,这引发一些岛内“立委”质疑:是否有必要捐口罩给越南,民进党当局标榜的“口罩外交”反倒是帮越南做了外交。吴钊燮回答记者提问图自“联合新闻网”据台媒“中时电子报”报道称,目前越南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268例,已援助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55万个口罩,其邻国柬埔寨和老挝也分别获得39万个和34万个。23日,民进党当局“外交部长”吴钊燮在“立法院”接受质询,国民党“立委”吕玉玲问及了此事。吕玉玲质疑,台湾捐口罩给越南,越南也捐口罩,是不是在变相帮越南做“口罩外交”?台湾的“口罩外交”,首批1000万个,第二批700万个,捐口罩依据的原则究竟是什么?对此,吴钊燮表示,民进党当局外捐口罩是从对方国家大小和疫情程度两个原则来考虑,捐赠前都会事先调查,询问对方或是对方主动提出需求,也可能是对方友好人士向台湾反映,确实有需要才会捐赠。而民进党当局“外交部亚太司司长”葛葆萱则称,越南有9000多万人口,但口罩日产量只有500多万个,捐赠口罩是经双方讨论后作出的互利互惠安排。不过,这样的答复并没有让其他“立委”满意。国民党“立委”江启臣表示,如今岛内民众也有巨大的口罩需求,台湾捐给越南口罩,越南又在给别人送口罩,那倒不如直接把口罩送给越南送的国家就好了。民进党“立委”何志伟则询问,台湾是否还会再向越南捐口罩。吴钊燮表示目前没有规划,前一批捐给越南和其他“新南向国家”的口罩才刚刚抵达。对于因口罩引发的诸多争议,吴钊燮表示“外捐口罩是为了帮忙防疫,没有政治目的。”据“中时电子报”消息,民进党当局“行政院长”苏贞昌24日也对此事进行了回应,他称看到全世界很多国家连第一线的医护人员都没有口罩,台湾人很不舍,大家在非常节省的情况下,行有余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也是出于人道。同时,苏贞昌随后也意有所指地说道:“至于我们的善心好意,如果有些国家已经足够,我们就会斟酌以后的作为,未来都会有所调整。”

2020年04月24日 20:48